博名小说 > 游戏竞技 > 落凤残阳 > 93、高欢用计得六镇 处心积虑迁山东

93、高欢用计得六镇 处心积虑迁山东(1 / 2)

第二日孙腾出发前,高欢亲手将那《北国雪景图》的绣品交于他,并再三叮嘱他要将英娥近况速速回报。孙腾快马加鞭启程前往洛阳,到达后,即刻悄悄约见司马子如,将计策说与他知。

司马子如果不负望,三言两语便说的尔朱世隆大喜过望,马上依计大张旗鼓传播消息,说自己欲去河北找高乾“借马”。消息传到尔朱兆耳中,他果然中计,公元531年二月,尔朱兆派监军孙白鹞前往冀州征调民马。

高乾早收到消息,说孙白鹞欲在他兄弟二人献马之时将他们擒获,又对尔朱兆有着国仇家恨,带着满怀报复之心,一怒之下便暗中带领壮士,袭占州城,杀死孙白鹞,生擒刺史元仲宗。事成之后,高乾本打算推举父亲高翼为王,高翼则推荐善于团结乡里的封隆之为大都督,代理州中事务。上任当日,封隆之下令三军戴孝为孝庄帝元子攸举哀,宣誓讨伐尔朱氏。

彼时,幽州刺史刘灵助见孝庄帝幽崩,自恃自己有几招惑世的方术,驯养只大鸟,妄说图谶,四处散播流言,说刘氏当王,尔朱有诛灭之兆。刘灵助顺势自号为燕王、大行台,也打着为元子攸平逆的旗号,厌胜之术竟吸引一众信徒,幽、瀛、沧、冀人悉归顺于他,跟随者,夜晚举火把为号,不举火把的,竟被全村人杀害。在西河人纥豆陵步藩进逼晋阳,尔朱兆连连败退之时,刘灵助趁势传言:“尔朱天理不容,自己都会灭亡,都不须我兵。”高乾见他举义旗反尔朱氏,正合他那对元子攸的那份忠心,也率众归顺刘灵助。

就在天下群雄并起反抗尔朱氏暴行之时,高欢正三步一停,五步一顿,不紧不慢地前往晋阳驰援尔朱兆。尔朱兆已败退到乐平郡,只得连连派信使向高欢求助,言辞恳切。高欢见时机成熟,这才快马加鞭赶往晋阳,与尔朱兆夹击纥豆陵人,斩步蕃于石鼓山。

尔朱兆大喜过望,只带数十骑前往高欢大营相谢。高欢听到来报,微微一笑了然于胸,对孙腾说,“事情可成了。”

孙腾笑道,“恭喜将军。”

高欢含笑不语,急急出营帐,见到尔朱兆假意说道,“是我来迟了,尔朱将军受苦了。”

尔朱兆一见高欢便翻身下马,一把将高欢抱住,“果然是患难见真情,此番若不是高将军千里相助,只怕我要穿过太行山去河北了。”

高欢假意哭道,“属下听到将军被困,实在心急如焚,恨不能插翅飞来,只恨这天时不利,耽误了行程,害得将军被困多时。实在是属下办事不利,还请将军责罚。”

“这是哪里的话,高兄的恩情,我尔朱兆铭记于心。”尔朱兆拍着高欢肩膀,招呼着庆威说道,“庆威,快,将带来的礼物奉与高兄,再将香案摆好,今日我尔朱兆便要对着这青天白日,与高兄歃血为盟,结为异性兄弟。”

高欢心中虽喜,却故作推辞,“属下何德何能与大将军结拜,岂不折煞了属下,万万不可,万万不可。”

尔朱兆却要执意结拜,高欢乐得借坡下驴,等庆威布置完毕后,与尔朱兆便在大营前烧黄纸叩头,结为了异性兄弟,高欢为兄,尔朱兆为弟。结拜后,又大办宴席庆祝,众将士开怀畅饮,直从中午喝到挑灯之时。

酒过三巡,尔朱兆有些醉意,搂着高欢的肩膀大吐苦水,说自己的不易,说到贺拔胜时更是痛心疾首,“贺拔胜,那是我视若手足的兄弟啊,大哥,按照排序,他也是你的三弟。想当年我叔叔待他也不薄吧,他竟然掉转枪头背叛我,去帮那个死皇帝,滑台之战我让庆威前去劝说,他竟然避之不见。气的我让庆威重金买通郑先护,让处处为难他,以为他心灰意冷会想回来,怎知我偷鸡不成蚀把米的把他白白送给了三叔。这么多年的兄弟之情,他竟然,他竟然就这样与我割袍断义。”说完指着坐在一边的贺拔胜弟弟贺拔允,“即便如此,我仍善待其弟,他贺拔胜对不起老子啊。”

高欢拍着他安慰道,“贺拔兄弟本是勇武忠贞之人,最是可靠,不过是一时迷茫。只要兄弟继续善待其家人,重用其弟,他自会回来。”

“呸,他回来,老子不剁了他。当年他父子杀了卫可孤,我就觉得他心思还是向着元家,只不过我不信,还想着兄弟多年,怎么也把我看的重要点吧。日了狗了,我真的啥都不是,啥都不是啊。我又不是真心恼他,若要杀,他那颗脑袋不早掉了,你说,他是不是还因为这个所以舍弃了我。”说到这尔朱兆竟像个孩子一样哭了起来,可见对贺拔胜还是有感情的,真伤了心。

“你想多了,我想贺拔兄弟定不是因为怕你杀他而离开,想是有其他原因。只不过这卫可孤也是可恶之人,贺拔兄弟不过是为民除害罢了。”高欢心中早想到贺拔胜的反叛应该和宫里那个有些关联,但是却也不想点破,不想尔朱兆再去伤害她。

尔朱兆却没细听高欢的话,抹了把鼻涕自顾自地说道,“老子当年气他杀卫可孤,不就因为葛荣死了,这六镇之民无人能辖制,天天造反造反的,三五乌合之众就能凑一堆去,都反了26次了。老子又杀不完他,就跟那跳蚤一般惹人心烦,却难尽除,他还把唯一一个能压制住这些人的卫可孤杀了,不是净给老子出难题么。”

高欢一听尔朱兆终于说到自己最想听的,一下子酒醒了一半,身子故意往下倾斜,懒散地说道,“那六镇之人杀之不尽,若用之得宜,便是充实了自己,杀不得,不好杀。不若继续挑选心腹之人将其统领,还有造反的,直接将统领问罪便好,那还有敢造反的吗?”

“兄长所言正是小弟我想的,只是那些人被我等屠杀惯了,各个深仇大恨的,哪里还服从管制。只要去了官吏,不出三日,准备收尸便是,弄的人心惶惶。谁都不愿意去管理,威逼利诱全然无用,想想也是,谁愿意整日提着脑袋度日?”尔朱兆无奈的摇头。

贺拔允见高欢如此为哥哥说话,心里也想送个顺水人情,起身为高欢请命,“高将军神挺雄武,深沉大度,制驭军旅,法令严肃,属下以为,六镇统军之职唯有高将军能担当。”

高欢心中窃喜,表面佯装大怒,跃然起身,冲到贺拔允面前便一拳将他打翻在地,又连揍几拳打掉了贺拔允一颗牙齿,见贺拔允口中有血,方才住手,厉声呵斥,“想当年天柱大将军在世之时,我等各个若鹰犬随侍其左右,无半分痴心妄想,只愿忠贞不二。如今天柱大将军英年早逝,我尔朱兄弟就是天,六镇如何安排他早已有数,岂是你能随意置喙的,再妄言,小心你的项上人头。”

尔朱兆却被贺拔允这番话提醒了,高欢不正是最佳人选么,且他又如此仗义,全心护着自己,心里那三分的猜忌瞬间荡然无存。他大笑着走过去,一把拉起坐在贺拔允身上的高欢,指着爬起来的贺拔允道,“他说的没错,你是我的大哥,论才干,谁能及你?如今便是贺拔允不说,我也觉得兄长能担此任,兄长也无须推辞了,算是帮小弟一把。”

一旁喝着酒静静看着这场戏的慕容绍宗,当听到尔朱兆要将六镇之民交给高欢时,再也不能坐视不理,他起身唤道,“将军,属下有话说。”

最新小说: 我在创造炼金术 我竟然成了救世主 星核能源 余生我们不走丢 狼王出没请小心 我给战神王爷寄刀片 盛宠娇妃有点儿凶 种神战争 当废柴王妃成修仙大佬后 龙伯钓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