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35.(1 / 2)

邵士诚摇头,一点儿多余的眼光都没瞥向温月,意思很明显。

女人停顿了下,不舍得起来似的仍趴在他怀里,用一种懵懂又无辜的眼神,上上下下打量了温月几眼,才柔声开口,“请问……”

两人的对话给温月一种热脸贴冷屁股的感觉,丢掉的面子不仅没捡回来,反倒被自己一脚踢得更远,温月胸口呕着一股恶气,不等她说完,便伸手粗暴地摇了摇绿植。

室内植物不算坚挺的枝干被她摇得乱晃,叶片随动作抖擞着,哗啦啦作响,吓得那女人“啊”地尖叫一声,借势又往邵士诚怀里钻了钻,头窝在他颈间,身前丰盈因压力作用,挤得像是要从裙子紧绷的衣料下跳出来似的。

温月摇完才觉得舒坦不少,瞪了两人一眼,抬头挺胸踏着歪歪扭扭的步调离开,纤细的身影很快消失在走廊的拐角处。

身后男人眼中一抹笑意快速划过,随之又被淡漠取代。

温月坐电梯到楼下大堂,让前台帮着叫了代驾。

喝了一晚上酒,酒劲这会儿越发上涌,她趴在前台冰凉的台面上,恨不能将脸贴在上面大睡一觉,等到前台小姑娘柔声细语地告诉她代驾司机到了后,才架着沉重的脑袋往外走。

司机是个中年男人,很端正魁梧的模样,正站在玻璃门外等她,被职业习惯驱使着,温月晃晃头收起松散的意识,上下打量着司机,嘴皮子不很利索地说道,“叫什么名字?把身份证驾驶证上岗证……拿出来我看看。”

那架势,恨不得把出生证明都查看一番似的。

好在对方见多了大同小异的酒鬼,不厌其烦地配合着。

温月最终也没挑出毛病,将一叠证件交回代驾手里。

“走吧。”

她豪气万丈地一挥手,将钥匙扔到司机怀里,率先往下走,还没下第一级台阶,被大堂冲出来的人影冲撞地身子向前一倾,膝盖一软,差点儿就滚下去,多亏一旁的司机眼疾手快,一把将她抓了回来。

“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……”撞人的年轻女生连连道歉,匆匆回头看了她一眼,不出众的五官被夸张的妆容掩盖着,在靡靡的夜色里,根本分辨不出原本的模样。

温月只觉得那声音耳熟,名字在舌尖翻滚了几下,喊道,“林君!”

林君被她的声音镇住,身形顿了顿,随后头也不回地一阵狂奔。

原本只是下意识的一声招呼,现在她一跑,使命感上身的温月顿时酒醒了大半,吼了声“你站住”,将手里的包甩给代驾司机,连声交代都没有,直接就追了出去。

林君穿着双松糕鞋,将近一指厚的鞋底十分累赘,使得她跑起来不但累,且丝毫没有效率,很快就在一个小广场被温月截住,看着眼前这个同样穿着高跟鞋却脸不红气不喘的女警官,林君气馁地就近找了把长椅靠着,上气不接下气地问,“温……温警官,我最近没……没犯……什么事儿吧?”

温月怕她跑了似的一把拎起她的衣领反问,“没犯事儿你跑什么呀?”

“你追我,我……我害怕,就跑咯。”

最新小说: 重生之耀眼的星星 木叶忍术大师 农门厨妻管家忙 恶魔总裁,我已爱你深入骨髓 神兵联盟 不放开你,是我的超能力 重生之修真狂徒 九阶雷池 爱之路,情之歌 鬼葬迷踪